寻找骑士武士和侠士

  在中国,日甲是一个极为小众的爱好,在这个不到100人的圈子里,既有制作甲胄的现代工匠,也有把玩甲胄的“武士”,他们的生活孤僻而纯粹,陆离光怪又趣味十足。

  本文采访了专业甲胄制造师宗匠、日甲玩家丁弋以及多位日甲爱好者。从他们那里,我们可以瞥见“日甲圈”的生活,他们各自对甲胄的认识,以及对待日本文化的态度。

  在中国的所有小众圈子中,存在着一个不到100人的团体——“日甲圈”(日本甲胄圈子)。这个圈子始于中国互联网兴起的世纪之交,圈中众人对于甲胄的喜爱启蒙于日本的古装影视,蓬勃于论坛。圈子中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类似日本武将的用于论坛的名字。

  与cosplay圈庞大的团体和频繁的活动不同,日甲圈的爱好者们喜欢在网上交流各种冷门的日本甲胄知识,并不常见面。但这个圈子诞生了中国第一个制作金属日本甲胄的工匠——锻冶宗匠(意为“锻造冶炼正宗工匠”),也成就了资深日本甲胄收藏和鉴赏家——松板正治(丁弋给自己取的论坛名)。制作甲胄的现代工匠和穿着甲胄的“武士”,他们的生活孤僻而纯粹,陆离光怪又趣味十足。

  在哈尔滨的乡下,一家不起眼的工坊里,敲打声不绝于耳。如果不进去观看,人们不会发现这里的异国元素。3名男工人将手上0.8毫米的冷轧铁片由平面逐渐刨成弧,3名女工人为穿孔的甲片系绳,粘上里衬。经过一系列复杂工艺,一套日本甲胄最终成型。工坊每年出60套左右的甲胄,一半送到日本,一半在中国售卖。

  这6名工人中的灵魂人物是锻冶宗匠,他今年47岁,身材瘦削,头发花白,眼睛有神。锻冶宗匠这个名字跟了他至少17年。在成为锻冶宗匠之前,他是哈尔滨一家国有企业工厂的工人,捧着铁饭碗,加工着铁制品,闲暇时跟着其他人一起打扑克。

  到了1999年,宗匠的儿子出生了,而立之年的他觉得自己也该做些什么了。在尚且需要拨号上网的年代,一组日本甲胄的图片让宗匠颇受震惊。他平时会为古玩城修补日本刀剑等工艺品,但从未见过技艺如此精湛的日本甲胄。

  在日本,甲胄一般用于供奉或陈列。家中祖先有古代武将的,就会买上一套供奉在家中,日本餐馆普遍也会放上一套甲胄。日本还存在一种甲胄婚,在婚礼当天,新娘穿上绚丽的和服,新郎身披武士甲胄,头上一般戴着直江兼续的瑞云爱染明王之兜(“兜”指头盔,直江兼续是日本战国时期名将,其作战所戴的兜上面装有代表直江家所信奉的爱染明王的“爱”字前立)(注:前立是指兜前面的装饰物)。因其样式特别而引人注目,在婚礼上很受欢迎,体现了夫妻在通往永远幸福的道路上,能像武士大名一样坚韧。

  长期的资料查找和论坛交流中,宗匠日益感受到甲胄的意境之美,对这种艺术格外向往。2000年,在日本战国甲胄网论坛中,一个网友自己用薄纸片仿了一套日本甲胄。看到漂亮的效果图,擅长铁制品加工的宗匠也不甘落后,做出了一个铁制的8间筋兜,轰动整个论坛。

  论坛创立者丁弋开始鼓励宗匠做一套完整的甲胄,他负责找买家。2001年,宗匠卖出了他的第一套甲胄——一套色色威具足,多种色彩交织。买家给了7500元,而宗匠当时每个月到手的工资也不过380元。

  2006年,宗匠下岗了,铁饭碗没了,但他积累了6年的甲胄制作经验终于能作为营生。他在乡下租了一间小厂房,和妻子一起做甲胄,开淘宝店,设甲胄论坛。

  互联网在中国兴起时,宗匠把全部的注意力都献给了甲胄,一直到现在,论坛关停了,淘宝店新旧交替,大河剧(大河剧是日本放送协会(NHK)自1963年起每年制作一档的连续剧的系列名称)从《葵德川三代》一直播到《真田丸》,宗匠的甲胄技艺却越发精湛。他现在已经能用古法做出32间筋付轮兜,不再是简单的焊接。除了大漆的技艺无法与日本工匠相比,甲胄的形制几乎一般无二。

  2014年,宗匠为一个天津的年轻顾客做了一套真田幸村的原版甲胄,单单一个32间筋付轮兜耗时近两周。甲胄的胴(身甲)非常华丽,有10个长段和7个短段,每一段上甲片穿孔400个。每片甲片都需用手工刨出弧度。

  主体基础做完之后要上漆烤干,之后是穿接绳子和粘里衬。还有笼手(袖子)的部分,需要用铁环像编锁子甲一样编好,然后再加里衬。护大腿的护盾则用锁子甲和金属甲片编结在一起。真田幸村的兜前立是木制鹿角,木工师傅完全手工雕刻出来后还需上漆。

  整个过程包含了铁艺、漆艺、木艺和布艺,工程量相当的庞大,6名工人耗时60天,手工含量达到95%。整套甲钻的孔和小环均达到上万的数量,而连接甲片用的绳子大概有两百六七十米。

  真田幸村的甲胄在大河剧《真田丸》播出后广受追捧,宗匠做了40多套简版和原版的甲胄,满足学生或收藏家的需求。作为一个匠人,他自己则最喜欢源义经(日本平安时代末期的名将)的甲胄,其制作工艺上除了铁、漆、木、布,还要加上皮革工艺。他曾断断续续做过一套源义经的甲胄,耗时6个月,甲胄中包含着工匠的手作温度和心意,即使放在平安时期的冷兵器战场上,也实用性十足,毫不逊色。

  宗匠给自己在网上取的名字——“锻冶宗匠”,意为“锻造冶炼正宗工匠”。日本也称有级别的制刀工匠为“锻冶宗匠”,宗匠没有想到无意中取的名字预示了未来的工匠之路。一去17年,宗匠成为了老工匠。

  这个和解并不完全,尽管宗匠一直在寻找一个平衡点。每年的9月18日和12月13日,他会给自己的工人放带薪假期,自己也什么都不做。

  平时,每次去材料市场的时候,他都会路过哈尔滨的黑龙江烈士馆。烈士馆对面是个很小的烈士公园,公园门口墙上有一个大幅的东北抗日联军的雕像。每次走到那儿,心里总是不舒服。

  “为什么我喜欢做这些呢?”宗匠不断追问自己,觉得心里有愧。这种情绪来自他所在的青少年时期所接受的教育。在宗匠出生成长的年代中,娱乐极度缺乏。那个时候中国正从战争的摧残逐渐恢复元气,他们所接受的教育非常浓重。

  如今,自己欣赏和制作起异国的艺术,心里特别矛盾,不知该怎么解释。他自觉不是商人,如果是冲着钱去做的话,挣钱就好了,也不会去考虑这层关系。

  “从文化上来讲,日本肯定不如我们中华民族这么悠久,但是他有自己的民族情结在里面。每次把国外的东西学会之后,它都会加上本民族特色,然后逐步把这些东西演化成自己本民族的东西。”日本最初是荒蛮之地,宗匠认为,大家会感觉日本是一个有文化的民族,是因为他们擅长学习。

  日本的文化最开始由中国秦代传入,唐代时日本派使者来中国学习。包括盔甲、刀剑、文字、书画、冶金、建筑等等,日本文化的大部分来自中国。宗匠被甲胄吸引,也觉得是因为这个渊源。

  但最终,他还是将这种心情归结为“学习”。他说,日本人能从咱们中国这些东西中学习变得更强大,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反过来去学习人家好的东西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呢?只有这样的想法才能让他开解和平静。

  12月18日,工坊迎来了一个特别的日本客人——町井勋。这位日本的剑道大师可以用剑劈开射向自己的BB弹,曾创下36分5秒刀砍1000卷草席的世界纪录,是吉尼斯世界纪录“千本斩”的纪录保持人。这位剑道大师对刀剑和甲胄也造诣颇深。

  尽管一直制作着日本甲胄,宗匠从未去过日本,而町井勋却在遥远的岛国听说过他,此次甚至特地来拜访他。宗匠见到町井勋时,只见他身材魁梧,穿着卫衣,斜挎着一个帆布包,走路的姿势非常稳健,不停地向宗匠行礼,带着武家的风范。

  两人一见面相谈甚欢,引为知己。坚持和认真,都成为了两个人在各自领域中做到顶尖的不二法则。町井勋从19岁开始练习剑道,如今43岁,成为日本甚至全世界知名的“平成武士”,还在不断超越自己创造的纪录。

  从30岁开始制作甲胄的宗匠,也在制作工艺上专注了17年。现在,他希望能得到真正的认可——日本甲胄保存协会的鉴定认证。他想自我挑战,制作一个200间的间筋兜,这是古今日本匠人所能做的最高级别的间筋兜。

  在哈尔滨冬季温度零下的环境中,甲胄订单的平均手工量为80%,宗匠手上和耳朵都长了冻疮。200间筋兜将在明年夏季开始制作,他的睡眠时间将从原来的6个小时缩至更短。

  宗匠说,既然做了这个行业,希望能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成为一个真正能被人认可的甲胄师。

  相交十几年,丁弋见证了宗匠的技艺成长,从一个甲胄圈子的爱好者逐渐转向一个专业的甲胄师。本职是广州一家知名洋酒公司经理的丁弋,至今仍将甲胄的收藏和鉴赏作为唯一纯粹的爱好。

  1997年,丁弋无意中租到一部角川春树执导的《天与地》的VCD,就此喜欢上甲胄。与大多数启蒙于电影《最后的武士》的甲胄圈子爱好者相比,他说自己算得上中国内地第一个关注和收藏日本甲胄的人。

  2000年,丁弋创办了日本战国甲胄网的论坛,甲胄爱好者们在这里可以畅所欲言,尽情交流自己的藏品和相关冷门知识。从各种信息搜集图书和知识上传。宗匠做的第一套甲胄也是从中受到启发。为了表达感谢和让他鉴赏,宗匠后来还专门送了他一套纯黑色的甲胄。

  对于甲胄工艺的爱好,历经近20年的沉积,丁弋的眼光越发挑剔。甲胄收藏品必须符合他的审美和眼缘,而且品相必须比较完好。如今他专注于收藏日本古代匠人的奇特之作。在丁弋眼中,日本的甲胄制作工艺已经逐年下降。所以比起形制较为生硬死板的新甲(甲胄),他更喜欢造型独特、更有意韵的传统老甲。

  丁弋说,甲胄就像服装设计,款式非常多。最初的日本甲胄,与中国甲胄一般无二,后来则深受欧洲南蛮文化的影响,在形制上的变化也产生了一个流派。研究这些都是他觉得非常有意思的事情。目前,他收藏了七八套甲胄,在广州家里放不下了,于是在重庆老家用一套房子专门放自己的甲胄藏品,之后打算作茶室,用于朋友间的聊天和公开展示。

  丁弋的第一套甲胄是2003年在论坛上网友转卖的,属于大正时期的古甲。他坐飞机去卖家那里,“人肉”背回连甲带箱50斤的物件。甲胄花了5万人民币,而2003年广州的一个楼梯房只需8.5万。甲胄背回来丁弋就穿上了,23岁的他身材比较好,如今他已是36岁的、反复痛苦健身中的胖大叔。

  对于丁弋,人生中不可辜负的,唯有甲胄和吃。穿上甲胄的丁弋为自己取的论坛名是松板正治,来自广州的松板正治可以特意飞到鹿儿岛去,从福冈坐新干线去川内,下车转电车,步行两个小时,在倾盆大雨中独自撑伞,走到甲胄工坊所在地,只为静静观看几个小时的甲胄。

  松板正治享受着这个全国分布零散、不到100人的甲胄圈子。尽管,这个圈子有一半是喜欢cosplay的,一部分喜欢收藏模型和手办的,一部分因为工作需要才去接触,像他这样纯粹爱好的基本只有十几个人。在社交媒体兴起的现在,论坛衰微,甲胄圈子的众人们也基本使用微信沟通,平时很少聚在一起。但松板正治依然珍惜着其中的纯粹。

  在甲胄之外,丁弋的角色是父亲、丈夫和儿子。他能为了吃,苦心钻研,将全世界的美食端到家人的桌上。他还不太会说话的孩子已经能用勺子,将他从日本学来的白菜肉卷全部转移到自己的小饭碗中,他和妻子在一旁偷笑。

  无论是作为松板正治还是家庭煮夫,丁弋都非常自豪和满足。会做白菜肉卷的现代人松板正治,他觉得也未尝不可。

www.9992019.com,www.3992019.com,www.1992019.com,www.2992019.com,www.yh996099.com,www.yh997099.com网站地图